西安工程大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开放注册)
搜索
查看: 20826|回复: 0

胡星斗:中国近代科技为什么落后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4-25 09:39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胡星斗:中国近代科技为什么落后
作者:胡星斗

导读:
中国从秦汉至明初,科学技术一直领先于世界。“四大发明”改变了当时世界的面貌,加速了资本主义的诞生。

全文约4925字,预计阅读需要9分钟。

正文:



中国从秦汉至明初,科学技术一直领先于世界。“四大发明”改变了当时世界的面貌,加速了资本主义的诞生。马克思说:“火药、罗盘、印刷术–––––这是预兆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项伟大发明。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,罗盘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,而印刷术则变成新教的工具,并且一般地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,变成创造精神发展的必要前提之最强大推动力。”
在数学领域,中国人最早采用了十进制,李约瑟说:“如果没有这种十进制,就几乎不可能出现我们现在这个统一化的世界了。”中国还最早出现负数、分数概念,以及正负数相加减、开平方、开立方的运算;祖冲之的圆周率计算比欧洲早得多、准确得多;祖暅的球体体积计算成为微积分创立的先声;秦九韶的高次方程数值解法以及余式研究被称为“他那个民族、他那个时代,并且确实也是所有时代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。”
在化学冶金领域,中国人掌握的技术远远领先于世界。铣铁冶炼比欧洲早2000余年,灌钢技术早1000多年;中国最早高炉冶炼,最早使用焦炭炼铁,最早生产合金。古罗马学者普林尼在《自然史》中说:“虽然铁的种类很多,但没有一种能同中国来的钢相媲美。”梵文中“钢”即为秦地(中国)。而且,现代化学来源于中国的炼丹术,所以李约瑟说:“整个化学最重要的根源之一,是地地道道从中国传来的。”
在天文地理物理领域,中国人最早记录太阳黑子、彗星、新星、日月食、流星雨;春秋时,四分历历法以一年为365.25天,为当时世界上最早、最精确;郭守敬的《授时历》以一年为365.2425天,比欧洲早数百年,与实际时间只差26秒;另外,中国人制成了世界上最早的恒星表、最早的地图;第一架测天仪器–––––浑仪、第一架地震仪–––––地动仪;第一次测子午线、考察熔岩地貌,最早描述光学成像、力矩、杠杆原理;十二平均率成为现代音乐的基础。
在实用技术领域,中国最早生产水稻,最早织丝养蚕,最早种茶种果树,最早使用独轮车、闸门、吊桥、船舵、风箱、瓷器,最早发明量雨器、测湿器,最早造拱形桥、凿油井……。
但中国传统的科技以及科技发展的环境所存在的问题也是致命的:专制主义的大一统,压抑了民间的创造;学而优则仕的官本位,视科学技术为“雕虫小技”;儒道文化否定物质、机巧,过早地反异化;不断的王朝循环、破坏性的社会振荡毁灭着智力成果;小农经济、重农抑商、官营垄断,使得科技失去了发展的必要和可能;伦理主义、实用主义、经验主义、有机自然观、非逻辑结构性思维、直观外推、类比象征、内省体验、混沌记录、简洁隐晦的价值观、方法论不利于科技的发展;劳动与知识的分离,理论、实验、技术的分离,技术与特定匠人的密不可分,以及技术不能从特定产品中升华出来,以不可控的天文现象、实用的天文学为研究模板的“范式”错误,等等,都阻碍着中国科技向近代科技的发展。因此,近代科技革命、产业革命没有也不可能在中国发生。
说得更详细些,科技要获得大发展,其条件是,首先政治上要放松控制,让人民独立地、自由地思考!而在专制制度下,要么科技思想无法萌芽,要么科技创造的成果被扼杀、被浪费,要么科技畸形地发展–––––––在某一个领域水平高,但整体水平低,社会生产落后;这时,很难想象科技能有全面的健康的发展。因此,言论自由、学术自由以及社会平等、人们能平等地就学术问题进行讨论,是科技发展的必备条件。还有,意识形态要有崇尚劳动、发明、创造的要素,社会要不发生对科学萌芽具有破坏性的大振荡,都是必备要求。中国古代大一统专制政治,儒家道家对物质利益、技巧机关的蔑视、否定,都不利于科学的发展;在其他古代文明发祥地,印度的种姓不平等,厌恶世俗的倾向,也阻碍了科学的进步;伊斯兰世界中世纪帖木耳王朝、奥斯曼帝国空前繁荣,商业发达,但宗教与世俗合一,没有自由思想家,所以也诞生不了近代科学;唯有中世纪后的西方,政治趋于开明,言论自由,基督教经路德、加尔文改革后被平民化、民主化,与劳动、创造、知识紧密结合,才能诞生近代科学。
影响科技发展的第二个因素是经济状况。必须有独立的资产阶级、商人,必须劳动与知识结合,才能产生近代科学。中国古代经济官营垄断,官商合流,使得科技不能自由传播;小农经济,又不需要科技的支持,所以,尽管古代中国的科技水平一直遥遥领先于西方,但近代工业革命没有在中国发生。
在价值观方面,中国文化中几乎没有神、上帝的位置,这促进了古代科学的发展,西方由于上帝的因素,中世纪曾经发生大倒退;可是,中国儒家伦理主义思想,认为天人相通,天人感应,将天地日月与君臣父子联系起来,使得科学理论伦理化。从这方面说,儒家价值观对科学发展起了阻碍作用。在中国古代,儒家衰落,往往科学技术才会大发展;如东汉、南北朝、明末时,出现了张衡、蔡伦、祖冲之、徐光启、李时珍、宋应星等重要人物。儒家加强控制时或者社会出现大动乱时,科学技术就无法传播、存在,而陷于停滞,或毁于一旦;譬如,由于战火的毁灭,指南车,中国古代就重新发明了几十次,张衡、祖冲之都拥有这项发明的“专利权”。
还有,中国古代的有机自然观––––––天人合一,物我一体,以及“场内观”–––––––盘古、太极、道、人类都是在宇宙之内,而不是西方人的从绝对旁观者来看待宇宙,这都妨碍了对自然的认识;中国人面对大自然时没有西方人的惊异之情,也没有战胜大自然的豪情,只有对它的欣赏、崇拜和体验。华夏民族甚至把代表大自然暴虐成灾的龙,作为图腾来崇拜。这种物我同融的观念诞生不了现代科学。
再者,中国人是世俗主义者、现实主义者,不好想象,急功近利,中国古代很少有形而上的系统的科学理论,即使有,也给技术化了––––––天文学止于历法,数学偏重于运算技巧,医学讲究望、闻、问、切的经验,“四大发明”都是服务于国家大一统的技术。所以,我们可以说,中国古代虽然技术发达,但科学是落后的。
另外,科学发展必须建立在结构型自然观的基础上,也就是说,必须从结构上把握自然现象,而理论也必须是逻辑结构型的,应当有完备的逻辑体系。而中国古代的科学是经验科学,对各种现象只有描述、记录、简单的概括,没有理论的提升,更没有象西方《欧氏几何》那样的完备的原始科学体系,对各门科学的发展都起着示范作用。以上种种价值观,都是妨碍中国古代科学发展的因素。而西方呢?虽然基督教与科学有冲突,但路德改革,削弱了教皇的权力,主张人是独立的精神实体,人人应当享有自由、平等;加尔文改革,将教会组织共和化、民主化了,主张通过劳动、冒险、创造财富,人人可以证明自己是上帝的“选民”。这样,基督教就为传播民主、科学铺平了道路。起于经院哲学研究的牛津大学、剑桥大学、巴黎大学,也就成了科学的摇篮。虽然基督教曾经给科学施于火刑,但科学终于冲破了宗教的束缚,并且利用宗教,加速了自己的发展。
在方法论方面,科学技术的方法应是逻辑推理、概念思维。可是,中国人只善于以个人经验直观外推;儒家之格物致知,道家之“神遇”,禅宗之顿悟,以及阴阳五行之直观象征,都是如此。所以,在依靠个人经验和直观外推可以解释的领域,如对流星、陨石、化石等的解释,中国人论述得很精彩,可是超出这个范围,中国人就无能为力了。
还有,中国的方法是内省型的,认为外部世界无法探究,只有回到人的内心,才能获得真知;就像王阳明“格竹子”,静观穷理7天,一无所得,于是回到内心,抓“心中贼”;中国禅宗慧能针对僧侣们是“幡动”还是“风动”的争论,也认为是“心动”。可见,中国人对大自然不感兴趣,没有征服、探索大自然的欲望和冲动,而更重视对心灵的体验。虽然屈原、庄周有“天问”,庄子曾主张“判天地之美,析万物之理”,荀子曾提出“勘天”(战胜大自然)、天人相分,但这些毕竟只是一时之想法、文化之支流,不可能推动科技的发展。
另外,科学理论必须建立在受控实验的基础上,实验必须是可重复的,不受时间、空间、实验者因素的影响。然而,中国人所做的实验很多是非受控的,不可重复的,有些甚至与迷信、方术混在了一起。譬如,郭守敬根据《后汉书》《隋书》的记载–––––––每当节气相交时,试管中的灰会飞起来–––––––做“候气密室”实验,但怎么也重复不了。
中国人的思维和方法论的确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。我们往往只善于记录一些现象,如中国有世界上最早最完全的太阳黑子、彗星、新星爆发等记录,但没人探究它们的规律和本质;中国记录哈雷彗星30多次,但发现其运行周期的却是英国人哈雷;中国很早就有血液循环的猜想,但该理论的发现权最终也归于英国人哈维。我们中国人所擅长的是暗示、无言、传心、隐喻、类比、比喻、归纳的方法,甚至是“负的方法”––––––不说它是什么,而说它不是什么。这些方法更适合文学的发展,而对研究科学相当不利。
中国的“土壤”上之所以不能产生近代科学技术,还在于传播系统或者说社会化系统方面出了故障。中国古代“大一统技术”如炼钢技术、造纸印刷技术等很发达,但为官方垄断,不能在民间自由传播;管仲开始搞盐铁官营,商鞅抑制私商,秦汉废私商、加强国有官营,唐以后官商合流,这些都影响了科学知识的传播。
在中国,劳动与知识分离,也是严重的弊端。中国人观念里有种种不良的倾向,如“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”,“学而优则仕”,“寒窗十载无人问,一朝身到凤凰池”,等等,人们一心想当官,想做“人上人”,结果,在中国,知识分子不再劳动,与劳动阶级严重脱节,而劳动者一般又不能掌握实用的技术。特别是,中国又一直处于小农经济的状况,只能维持简单再生产,所以,劳动者也不需要科学技术。
而在西方,情况却与中国不一样,在那里劳动与知识紧密结合,基督教与科学互相促进,基督徒是“一批指甲上沾着污垢的知识分子”,贵族与奴隶、学者与工匠在上帝面前成为平等的社会成员,谁能创造财富,并施舍帮助穷人,谁就能进入天堂。这种劳动与知识的结合是科学发展必不可少的动力。
中国古代有“四大发明”,令中国人自豪不已;可是,“四大发明”墙内开花墙外香,在中国未起到传播科学知识、推动经济发展的作用,而只是用来探风水、放鞭炮驱神;但它们传到西方后,科学书籍立即成为印刷品,火药炸掉了封建城堡,指南针帮助寻找到了新大陆、开辟了新的商品市场。可见,只有技术发明是不够的,技术––––––市场––––––科学––––––实验还必须形成良性循环,相互促进,才能带动经济的发展。中国的问题也就在于科学、实验、技术是分别独立发展的,致使不能相互促进,利用前人的成果;李约瑟说,现代的蒸汽机等于中国的水排加风箱,可是中国人能制造水排,能制造风箱,就是不会把两者联系起来,制造蒸汽机!中国古代的瓷器制造技术也很发达,但不会制造玻璃,因为控制窑内温度和氧化还原时间的方法不能上升为理论,移植到别的地方。
中国的技术与产品以及技术与匠人的紧密结合,不可转移,也是技术难以传播、难以社会化的原因。中国的技术往往是技艺,如庖丁解牛,其技艺由秘传、师授,与匠人密不可分;因此,匠人亡,往往技术也失传。中国古代高超的炼钢技术、化学技术、指南车技术等随着战火,频频失传,后人反而达不到前人的水平,不就是典型的例子吗?现在出土的战国时的刀剑,锋利无比,其冶炼技术达到了当代的水平,可是这只是官营企业的工匠之个人成就,它很快会烟消云散!元朝时郭守敬创造了非常精确的《授时历》,可是,由于缺乏理论,到明朝时连官方的天文学家对之也不能理解了。
中国科学的发展还存在着“范式”或者说“模板”的错误。当代科学史专家库恩指出:科学的发展是范式的演进。欧氏几何学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逻辑结构型理论体系,对后世特别是近代以来的西方科学发展起了示范、模板的作用。欧几里德的《几何原本》一书在历史上出过1000个以上的版本,对后世影响很大。几何学的完整体系影响到天文学、物理学等等,促使大家都致力于构造完整的学科体系。而中国正好相反,难以受控的、讲究实用性的天文学对科学发展起了示范作用,使得中国的数学也学着实用化、技术化;虽然张衡、裴秀提出过类似于笛卡尔的坐标系表示法,但中国最终没有产生解析几何。《墨经》中的几何定义虽然与欧几里德的定义几乎相同,但它也没有形成原始的科学结构。可见,中国古代科学的确存在着范式演进的错误。
正是由于上述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科学技术本身的因素,使得近代科技革命没有在中国发生。

(本文写作于上世纪九十年代,属于“中国问题学”系列之一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开放注册)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( 琼ICP备10001196号-2 )

GMT+8, 2022-12-7 05:47 , Processed in 0.068774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